直播界又添黑科技,SDK能否成为直播平台的转型

发布日期:2017-08-16  来源:未知

到了2017年直播行业又有了新玩意,SDK。
 
 
 
所谓SDK是什么呢?也就是将自己的产品进行封装,打包,将自己一整套的直播能力开放给第三方,第三方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定制,也就是说,接入了这个SDK,最多一两天的时间,第三方平台就能在自己的平台上开设直播功能。
 
 
 
目前花椒和映客都推出了自己的SDK,以花椒为例,花椒将自己的直播的能力,从云服务,直播,秒开,上传技术,全部封装打包然后开放给第三方,目前接入的产品包括了一系列第三方平台以及360资源的合作伙伴。
 
 
 
SDK表面上看是流量,但其实是内容,这也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和挑战,什么样的平台适合推出SDK,以及SDK的价值到底有多大?
 
 
 
SDK是解药,但不是万能解药
 
 
 
在眼下连国美苏宁这样的企业都开始开直播时,将自己的直播能力开放给第三方,做技术输出,对于直播平台来说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 
 
 
厂商在自己平台开直播,这其实是一个非常强烈的需求,以我在叮当快药的工作经历为例,叮当快药是一款送药O2Oapp,新版本上线后,当时要在app中加入直播的功能,并且每周直播几期,因为当时直播的功能还并不完善,所以在app中只能做到观看,不能留言,点亮,更没有打赏这类的经济系统。所以我们当时在第三方直播平台开设一个账号“老司机要嘚嘚”,每次请一位嘉宾,为了引流,还不得不在每次结尾时口播+植入我们的微信公众号ID和产品名称,并且没办法实现商品导购,因此运营的非常痛苦。
 
 
 
所以SDK的本质,解决的是长尾分发的需求。苏宁国美也好,叮当快药也好,都对应了自己一波精准的受众人群,而在传统的移动直播平台,没办法覆盖到这群人,所以用SDK开放,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成精准人群的渠道下沉。
 
 
 
但为什么说秀场直播做SDK是一招昏棋呢?因为秀场的定位决定了它接入的场景非常有限,比如财经、教育类的直播,接入到映客,就非常违和。直播者也会觉得怪怪的,在一个满屏是美女帅哥的地方去讲财经新闻、股票知识,根本不会有人去看。比如叮当快药当时选择的就是映客直播,每次的播放量都很惨淡,事后我们反思,养生保健类的知识的确对年轻人吸引不大。
 
 
 
从合作双方的角度来说,SDK解决了这样两个问题:一是对于很多企业来说,直播成为标配,而开发又是一件工程量巨大的事情,所以推出SDK相当于迎合了市场的需求并且是刚需,二是对于很多平台来说,引入第三方内容相当于扩充了自己的品类,让自己的内容更加多元化,对于平台来说,这也是一种非常有益的补充。
 
 
 
但对于大部分直播平台来说,这样的转型比较难,原因在于前期需要大量的内容接入,后期又需要大量的内容分发,对于小平台这是不能承受之重,对于秀场来说缺乏基因和底色,因此难以成气候。
 
 
 
SDK是解药,但不是万能解药,对于秀场来说,跟风做SDK毫无意义,因为没有适合的内容接入,对于平台来说,也需要解决运营和分发的问题。总之,靠着几个大主播吸金然后躺着赚钱的日子,已经过去了。
 
 
 
直播会成为标配
 
 
 
如果对互联网的历史稍微有了解,就知道类似几年前火过一批扫码类的创业项目,但现在几乎全部都已经死掉了。原因在于,现在你使用的绝大多数app,从微信到支付宝到京东,都配备了扫码这个功能,扫码作为一个app的基本功能,已经彻底管道化和功能化了,而现在的直播也沿着这条路正在走下去。
 
 
 
nice、唱吧、B站、荔枝FM、淘宝你能想到的以及想不到的app,都在过去半年中上线了直播,直播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成为了标配,而非一个平台。我可以在B站上看到到二次元萌妹子跳《极乐净土》,也能在淘宝直播中看网红推销化妆品,尽管直播并非刚需,但他一丰富了平台的内容形态,二来顺利延长了用户在app中的停留时间,并增加了互动,运气好的话,还可以顺带研发出社交和关系链产品,所以直播虽然不是核心产品,但战略程度很高。
 
 
 
而平台化的秀场直播,本身没有人气和用户,需要不断的购买用户才能完成自身体内的循环,这就是你必须要下载一个扫码的app然后可以兑换可口可乐的优惠一样,如果可口可乐公司出一个这样的扫码产品,是不是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?
 
 
 
从目前来看,第二第三梯队、纯秀场定位的直播平台,死掉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 
 
 
 
 
从商业模式来看SDK的必要性
 
 
 
曾几何时,那些网红脸锥子脸霸屏了整个移动直播,也让大家对于移动直播的印象等同于网红,但直播平台经历了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,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尴尬在于持续买量的问题,因为平台本身不吸量,只能通过购买-转化实现商业变现,事实上从商业模式来说,直播是非常类似页游游戏的,通过持续买量加上运营转化最后成功变现,因此直播的收入完全可以套用游戏的计算方式:流量✖️转化率✖️ARPU值来计算收入。
 
17年一开年,就传出了光圈直播倒闭的消息,真实的情况是,年前开始(春节期间不算),从映客开始往后数的秀场直播平台,从DAU到MAU,数据都掉的很厉害,某些知名的秀场平台的数据几乎是断崖式的下降,原因在于流量越来越贵,大家都没钱买量了。
 
 
 
但另外一方面,像陌陌这种公司,却在直播上赚的盆满钵满。根据陌陌发布的2016年季度财报,陌陌直播营收数据达到恐怖的1.948亿美元。而“移动营销”和“增值业务”以及移动游戏收入只有1970万美元和1910万美元和1130万美元,在过去的一年里,陌陌的市值翻了将近一倍,毫不夸张的说,直播已经成为陌陌最核心的业务。
 
 
 
但眼下对于其他直播平台来说,今年比较难捱,主要面临两个比较大的问题,一是流量枯竭,二是秀场模式已经到了天花板。
 
 
 
秀场模式也就是大家最常见的网红主播,这一套模式最早是由9158开创,然后又由映客发扬光大,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平台上的主播也好,用户也好,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,秀场的增长已经到顶了。
 
 
 
根据CNNIC第39次报告,截止2016年12月,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达3.44亿,占网民总体的47.1%,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。游戏直播的用户使用率增幅最高,半年增长3.5个百分点,真人聊天秀直播增幅趋缓,这也反映在直播平台的月活跃用户数上。
 
 
 
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直播平台来说,转型的风口就是工具化和管道化,今年基本上剩下了两条路,一是继续维持现状,二是放弃平台的定位,转而做内容开放平台的直播,因为就目前来看,秀场做成大平台的概率实在太低了。